首页
十二部委通知
政策法规
健康标准
调研报告
热点新闻
中国校园健康行动 > 政策新闻 > 热点新闻 > 正文

越是早期越不受到重视,儿童发展不平等问题如何破解?

芥末堆 宁宁 12月5日报道

目前我国生活在贫困地区的儿童大概有六千万,以最低生活保障线为标准,农村有796万儿童在这一标准线。2015年统计数据显示,留守与流动儿童总共近一个亿。

这是12月1日,国务院妇女儿童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宋文珍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研讨会上提及的数字。贫困与贫困带来的儿童发展不平等问题成为研讨会聚焦的话题。

贫困如何影响儿童早期发展,政府、基金会、社会力量又能从哪些方面介入干预儿童早期发展?研讨会上,与会的学者、政府部门人员和基金会代表分别给出了自己的观察及实践项目。

跳出绝对贫困的范畴

福特基金会会长吕德伦从小生活在美国一个种族隔离的农村单亲家庭。五岁时,得益于一个减少贫困的项目,他获得了早期教育的机会。吕德伦感到庆幸 “如果我的生活中没有遇到这个项目的话,我就很难上大学,成为基金会秘书长。”

研讨会上,吕德伦认为,城乡差距的扩大,是因为农村地区缺乏发展机遇,包括缺乏照顾家庭的资源,无法阻断代际传播。教育与营养干预项目的实施,让这些贫困地区的孩子至少能有一个共同的起点,有助于减少不平等现象。

宋文珍给出的一组数据更为直观,贫困地区儿童生长发育迟缓率大概是19%,缺铁性贫血大概是16%,儿童中30%的死亡是由营养不良造成的。营养改善计划成为扶贫工作的一个重点。

福特基金会副会长白佐夫介绍,福特基金会的相关研究发现,从全球各地来看,导致不平等的因素包括,经济规则,比如竞争政策、税收政策带来的获取政府资源的差异。还有社会长期对弱势群体的歧视,没有很好保护公共产品与公共资源。主流文化观念上削弱了公平与包容。

儿童早期发展成为改变的切入点。白佐夫分析,首先贫困确实会影响儿童早期发展,包括认知、情绪。另外,父母对儿童养育非常重要。贫困家庭的父母难以扮演好父母角色。他尤其强调,影响儿童早期发展的因素中,不仅仅是物质的匮乏,儿童和其家庭还面临情感的挑战,周围环境的压力等。

研讨会上,救助儿童会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王超认为,对贫困儿童的理解不能仅仅局限于绝对贫困。除了贫困县以下的儿童之外,值得关注的贫困儿童还包括城市随迁子女,农村留守儿童,还有有特殊需求的儿童,比如残障、特别病症、服刑人员子女等。

推动建立适度普惠性儿童福利体系

王超说,目前介入干预儿童发展项目的主题主要有三类,教育、健康和保护。教育在所有儿童相关的机构运营中,投入占比最多。他介绍,救助儿童会聚焦的是儿童保护的主题。保护的内容包括,忽视、剥削儿童生存权、发展权和参与权等。保护之外,还有对贫困的干预。

他介绍,就更为宽泛的贫困儿童来说,干预方式可以有,首先个体上,让家长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好家长,从家庭切入开展正向教养的活动。还可以通过学校和社区开展儿童保护项目。第三是社会层面的倡导,倡导残障儿童与正常儿童融合教育。

宋文珍也建议,建立以家庭为中心的儿童福利保障机制,在家庭养育方面给家长以指导。她坦言,现在有三类养育问题,一种是孩子生了不养,另一种是虎爸狼妈,没有科学的养育方式。还有一种是留守儿童,家里有漂亮的楼房和庭院,但是没有父母在身边,缺少家庭温暖。

她呼吁将家庭教育纳入公共服务体系中。国家要有支持家庭的政策,尤其在全面二孩后,相应要有鼓励生育的政策,比如产假、社会保障以及企业税收减免等政策。

宋文珍介绍,目前国家针对弱势儿童的福利体系有2011年建立的孤儿保障机制,给每个福利院儿童提供每月生活补贴。个别地方的补贴标准在一千七八到两千左右。在1500多个县实施了义务教育阶段营养改善计划,受益儿童达3400万。同时,对学龄前儿童实行消除贫血现象,给适龄儿童发放营养包,受益儿童有500多万。

她总结,以上的儿童福利体系是补缺型,主要针对贫困、残疾和孤儿。未来还将关注一般贫困儿童的保障问题,推动建立适度普惠性的儿童福利体系。她还建议,提高现有的福利标准。农村现在最低生活保障标准每月只有260多块,补助标准偏低。

社区也是儿童干预切入点之一。宋文珍说,现在对社区的要求是有三个“一”,一个儿童保障办公室;运行一个儿童之家,为家庭提供基本服务;针对贫困儿童和受暴力伤害的儿童运行一套预防、发现、报告机制。

如何让地方政府重视儿童早期发展重要性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汪三贵坦言,越是早期,干预越难。尤其贫困偏远地区的儿童早期干预,居住过度分散、偏僻,难以组织。从国家整个资助体系去看,学前和早期教育都是投入的薄弱点,到义务教育阶段,国家干预就多了。

“怎么让基层地方政府对这个问题更加重视,这个很关键。”汪三贵说,现有政策体系中,地方政府会根据扶贫的重要性,上级对其的要求,选择将钱投入哪些方面。现实情况是,很少有地方政府将资金投入到早期教育方面,重要性远远没有被认识到。  

财政部中国财政科学院科教文研究中心主任韩凤芹从财政支出体系也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她认为,现在关于儿童营养计划、教育方面虽然有大量专项财政资金投入,但政策不成体系,过于碎片化。“虽然围绕儿童发展的N多个方面,还是没有整体概念。很多政策是因为一个特定的事情而出台。”

另外,她介绍目前整个财政支出是15%由中央级部门支出,85%的支出在地方。中央与地方如何建立转移支付的联系?已经实行的营养餐、义务教育免学费等政策都是通过专项转移支付的方式。但地方往往不愿意以专项的方式做财政预算,而是要做地方的统筹,整体上分配资源。专项转移支付与地方的统筹之间的矛盾如何解决?

韩凤芹说,需要从学理角度探究清楚,哪种财政投入方式更为有效。这一问题理不清楚将造成资助政策的不可持续。

分享到:
  2017-12-06  295 0
中国校园健康行动城市联盟

上海市

重庆市

浙江省

山东省

黑龙江省

江西省

甘肃省

福建省

海南省

宁夏回族自治区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Copyright © 2011 chinaschool.org.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07010518号

执行单位:中玉之天(北京)投资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北京捷图信息技术发展有限公司